夏川アサギ

主阳炎同人,其他耽美或原创尝试中,欢迎建议。
很懒,更文慢一大特点,手癌晚期
后妈向。虐点新高,偶甜。

立个flag。

以后想去这里。

【被贴吧虐哭】

呀兴致一来点开西皮的吧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卧槽敢多来几个人么?!

卧槽敢多发几个贴么?!

卧槽说好的神文呢?!

卧槽说好的大大呢?!

敢不敢不要首页的贴都是五小时前的啊?!

泥煤能不能不要发一些啥的什么测测你是啥啥的垃圾贴啊?!

不求神文你也来几个文章啊?!

你敢吗?!

啊?!

累觉不爱。

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下去。

【遥贵】White Headphones(短篇·上)

搁在肩膀上的白色耳机放着摇滚音乐,伴随着有些浮躁的空气传入贵音的耳朵。

贵音修长白纤的手指握着笔在题册上熟练的写下答案,然后不疾不徐的翻开下一页,却在提笔写第一题时顿了顿,抬起头来,有些慵懒的往后靠在了椅子上。

窗外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,在桌面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斑。夏日的蝉鸣随着风的流动仿佛从四面八方地涌来,近在咫尺,显得有些许聒噪。

「最不喜欢夏天了呢。」

贵音叹了一口气,下巴靠在桌面上,又坐起身,拿起笔准备继续与题册奋斗。

「高三狗伤不起啊。」

贵音如实想着,身旁传来少年奋笔疾书的声音,带着笔尖划过白纸好听的“沙沙”的响声,挠的贵音心里痒痒的。即便是贵音再想如何专注于题册,看样子也是不可能了。

贵音小心翼翼的侧过头,看到的就是金色的阳光洒在努力的少年身上,衬得原本白皙的少年皮肤近似透明。

「难怪……那群女生说遥是小天使啊……」

带着赞许和一丝不明意味的醋意,贵音抱着“这么好看在再看一会”的心态,视线转移到遥轻颤的眼帘下方。

明明小说里写得那么魅惑的乌泪痣,在遥的脸上,显得干干净净,更添了一份特别呢。这时通过余光看见遥的眼睛有抬起的迹象的贵音急忙把头低过去,尽力装成认真写作业的样子,两耳却竖起听着身边的动静。

贵音涣散的看着题册上密密麻麻的公式,身旁传来哗啦哗啦翻文具袋的声音,然后是遥的一声轻咦。

贵音刚刚想转过头去,一只温热的大手搭在她的肩膀,手心传来的陌生却炽热的体温,贵音觉得脸颊有些发烫。

「贵音,那个……我尺子忘记带了,可以借我一下吗?」

耳畔似清泉流过的声线,让贵音有一瞬间的恍惚,不过还是很快的立马回过神来。

「啊啊……嗯……好的,……你等等啊……」

贵音赶紧把头扭回去在书包里找尺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,甚至还在抽出-尺子时不小心弄掉了东西。

「给……」

「谢谢你哦,贵音。」

看到遥对自己露出笑容,贵音别扭的把视线移开。

糟糕,又脸红了。



晚上,贵音用手撑着头坐在书桌前,眼前的本子上是无意间写下的「はる」。

「到底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。」

贵音自己也不知道。

会时时刻刻关注他的动向,无聊时总会不自觉的把眼光转向他,就连他叫自己的名字也会脸红。

想到这里,贵音害羞的捂住脸。

「啊啊啊啊啊今天真是丢人死了。」

贵音慢慢把手从脸上拿下来,脸上渐渐浮现起笑容。

「什么时候才可以告诉你呢。」
「我喜欢你。」
「遥。」
——上篇·完——
(无授权禁转)

入二次起源就是miku,然后v家

虽然在后来有很多心水,东方弹丸阳炎……但不变是miku

特别喜欢的两个画miku的画师,薯子大大和勺大大。

这张画来自勺大大,纠结勺大和薯子大大不知放哪个好。

图来自新浪微博,侵删。

【setomarry】他说(短篇)(附后记)

他说,他要带我离开,到外面的世界去。

他说,marry应该开朗一些。

他说,他要带我融入他的世界。

marry拢了拢白色的发丝,粉红色的眼睛,眼角却延伸出丝丝血痕。

身后是反着光的黑色鳞片,有一双深红色的眼睛。

他说,我的头发很漂亮,像白色的浪涛。

他说,我的眼睛是特殊的粉红色,像初春的桃花一样,是他最喜欢的粉红色。

他就像森林外生长的禁果,枝芽无意伸进我的视野,将我带领出这个孤独的森林。

可是他不知道,离开了引以为生的森林的小蛇,终会因适应不了陌生的环境而死的。

再美的粉红色桃花,也会凋零的。

marry抬起白皙的手,纤细的手腕,仿佛闪着血红色的光。

双手沾满鲜血的肮脏的我,他也不会喜欢的。

marry痴痴的笑了起来。

对了,他没有说过,他喜欢我。

站在鲜血浸染的地上,marry不顾白色的围裙,蹲下来,抚摸着面前少年的脸颊,鲜血把少年的墨绿色衣服染成深绿。

「可我有没有告诉你,我喜欢你啊,seto。」

marry又笑起来,把手中的小刀高高举起,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光,对准自己的腹部。

「seto,你一定很疼吧,我亲手杀死你的时候。」

「没关系,我马上快体验这种死去的疼痛了。」

月光下,少女的眼角闪着晶莹的泪光。

鲜血喷涌而出。



marry从桌上惊醒,蜷曲的手指因血液的不流通而有些麻木。

「奇怪,又做梦了。……做了什么梦啊……想不起来」

marry气鼓鼓地鼓起脸颊,小拳头在空中乱舞,把自己心中所想一股脑说出来:

“啊呀啊呀,marry真是笨死了。”

墨绿色的外套就这么从肩膀滑落。

marry的手还在向下探的空中,一双大手抢先捡起衣服。

marry仰起头,粉色的眼睛因那人的的来到而微微闪着光:

“seto!”

seto“哧哧”的笑起来:

“marry酱怎么那么笨笨的,脸上都有印子——”

“什么嘛——”marry又鼓起脸颊,“连你都这么说我——”

seto用手擦擦眼角因大笑而溢出的眼泪:

“好啦,开玩笑的。”

轻轻搂住面前还在生气的少女,重新展开笑颜:

“不管怎样的marry酱,我都喜欢~”

也许是觉得语气太过玩笑,少年收起笑意,一字一顿的郑重的说:

“我喜欢你,marry。”

marry粉色的眼睛一愣,随即弯弯的笑起来:

“嗯!我也喜欢seto!”

午后的阳光定格在两人相拥的画面,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红茶的味道。

“我最喜欢,最喜欢seto了!”

他说,他喜欢我。

——完——
(无授权禁转)

后记:

脑袋突然一热的产物。 其实打算写虐的,看前面被我安排成的梦就知道。

等于说是marry的前一世把目隐团的大家杀死的情节。

喜欢上人类的女王蛇,结局是注定孤独的吧。

不过看到marry暖暖的笑容,就忍不住笔锋一转。

大概不忍心虐美好而单纯的森林组吧。

是不是觉得画风变了OTZ……

总之,希望大家喜欢。(⊃^ω')⊃

【伸文】Unique guardian PartⅡ

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少年的泪水。

红色的雨伞。

灰沉沉的天空。

像是受到召唤,我眨眨眼睛,缓缓打开,白晃晃的反着光的天花板就这么毫无阻拦的进入我的视线。

我难受地立马闭上眼,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,搭在眼睛上,靠着床板就昏昏沉沉坐起来,放下手,头偏向窗外许久。

掀开被窝,下床,拿起放在床边的红围巾,踏着拖鞋拖沓着走到窗前。

熟练的系上围巾,温暖的毛茸茸的感觉附在皮肤上,也许习惯了这个温暖,夏天都不愿意取下来。

我“唰”一下拉开窗帘,金色的阳光懒洋洋的透过落地窗照进屋内,镀上明黄色的方块。

我深吸一口气,阳光的味道让我忍不住上扬嘴角。

“又是新的一天哪……”

洗漱完毕,我打开房门下去吃早餐。顺着旋转的楼梯一步步走下去,隐隐约约听到下面修哉和蕾打闹的声音,透过脚下的木地板传来,像是剧院里的热热闹闹的舞台剧,又像是电视机里熙熙攘攘的偶像剧。

我不禁想到昨天出院的情景。

伸太郎帮我办好了手续,我在医院也没有什么行李。我先下去,看着电梯红色的数字跳动到一,我走出去。

现在是下午五点,太阳还是橙红,把医院白色的大厅照成淡淡的橙红色。

我眯起眼睛,就在这暖暖的橙红色的光中,我看到了修哉和蕾。

蕾穿着紫色的卫衣,红色的领口高高竖起,帆布裤卷起一脚,修哉的黑色风衣随着他手臂的挥动在抖动,看到我他露出笑容:“姐姐!”

我激动起来,即使他们不知为何变化大得让我认不出来,可我几步跑过去,一把抱住他们,“修哉……蕾!看到你们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修哉把手插进他黑色风衣的口袋里,不羁地笑笑:“看来姐姐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呢,医院这地方这真来过一次就不想来第二次了……哇!”

站在他旁边的蕾淬不及防地伸出手在修哉的头上拍了一下:“说话注意一点!”

看到修哉抱着头哇哇大叫的样子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渐渐收敛了笑意,我看向把自己裹在紫色卫衣中的有些陌生的蕾,叹了口气,果然生过一场病,脑子变得更不好使呢。

我有些懊恼地看了看四周:“咦……怎么就你们两个人……?幸助呢……?”

修哉挠了挠头:“seto那小子啊……去接marry了。”

「seto……他们用姓氏开始称呼了吗……」

我不着痕迹发苦笑了一下,接着想到什么不解地看向他:“……marry?”

修哉微微一愣,随机哈哈笑了起来:“是seto的新朋友,很可爱一个女孩子哦……我差点忘了姐姐你不记……不认识呢……”

我眨眨眼:“是吗?幸助的新朋友啊……”我用手拢拢围巾“嘿嘿……感觉病了一场好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呢……你们都开始用姓氏称呼了啊……连幸助有新朋友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
我说着说着,慢慢低下头:“感觉你们……一下子长大好多啊……我都快……认不出来了呢……”

kano和kido站在那儿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kido眸子暗了暗,睫毛细微地抖了抖,开口:“我们……都是会长大的啊……”

“是吗……”我抬起头,看着比我高半个头的蕾傻乎乎的笑了:“是我多想了呢……”

蕾从红色的领口露出嘴巴对我笑了笑,一旁的修哉与刚下来的伸太郎在开着玩笑。

我看着这一切,忍不住脸上又泛起了笑意。

血红色的夕阳把余晖撒向大厅,映出我们每个人的脸庞。

果然……是我多想了吧?

——PartⅡ·完——

——全文未完待续——
(无授权禁转)

当然是暖暖的文乃啦ヾ(ω・、 ) イッテラッシャイ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伸文】Unique guardian PartⅠ

黑暗里,一片混沌。

远方出现浅浅的白色光影,在不断的扩大,增亮,直到扩散到我的周身。

「是……光明啊……」

我抑制不住,小心翼翼迈动双腿,一脚一脚向那片光影的深处走去,身边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。

白色的光晕的深处淡出一个被阴影笼罩着不清晰的少年,像是小孔成像,其他也好似慢慢浮出水面,展现在我眼前。朦朦胧胧中,他似坐在床沿,旁边窗外吹来的轻风,带着白纱制的窗帘在“呼啦呼啦”地响,渡来栀子花的香味。一切像是一场逼真的皮影戏,隐隐绰绰。

阴影笼罩的少年开口,断断续续,仿佛是卡带的来自陈旧时代的磁带,声音沙哑。

“文乃…………没关系…………独一无二的…………忘记…………守护……………”

少年的脸我看不清楚,好像很伤心。逆光中,有水泽在他脸上流淌。

「为什么,会那么悲伤呢?」
「为什么,会哭呢?」

我不解的发问,可声音卡在喉头。少年的悲伤,好像我也有些悲伤,但我不明白。

「是因为……我吗?」

我模模糊糊看到少年笑了笑,吐出几个我来不及翻译的英语单词,我只听到一点点片段,带着少年复杂的感情:“unique……guardian……”

巨大的悲伤如潮水般淹没了我,有什么东西似要从记忆的闸门中奔涌而出。霎时,光亮湮灭,像被人恶作剧般地按下了开关。

我猛地睁开眼,大口大口的喘气,额上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,像刚刚溺水得救的人。

我躺在床上,没有马上起来。脑子里一片空白,像是被人突兀的挖去一块。我转动眼珠打量我身处的房间:明亮的窗户挂着白纱的帘幔,窗外的微风吹动着轻轻舞动,掀出外面世界的一角,窗台上放着一盆洁白的茉莉花。

这不是我的房间。

“你醒了。”

我慢慢坐起身来,抬抬手,我还在打点滴,原来这是在医院。我扭头一看,才发现床沿边坐着一个少年。细碎的黑发伏在额上,眉眼间带着一丝不易近人。

他并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的人吧。

我被自己突然蹦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,我从未认识他,他这么出现在这里,我竟没有半点惊讶。

不想这么多,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且莫名其妙的梦,让我到现在记忆都有些混乱。我扶着头,细细思考,对了,昨天是我……十几岁生日?

我连自己十几岁生日都不清楚?!

我觉得有些可笑,脑子回想一下,我好像要要上初中了吧,年龄这种事情,就别计较这么多了。

想到这里,我豁然开朗,心情也好很多,呼一口气,转头,那个少年还坐着那里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。

他还在这里,刚才记忆的恢复更让我确定我从未何时认识这样一个人。

既然在这里,认识一下也无妨。

我身子微微向前倾,小心翼翼问:“那个……同学,你好,我叫文乃。请,请问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他一个字没有说,用他那一双平静的眸子盯着我,黑色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波澜起伏,看得我心里有些发毛。

在我就要放弃与他交谈的希望时,他叹了一口气,嘴里喃喃着:“果然……”

“什……么?”

我觉得我的精神有些分裂,先是做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梦,现在又摊上一个疑似神经病的人。

怎么睡了一觉,世界颠覆了吗?

正在我对世界做出质疑的时候,那个黑色头发的少年伸出手,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:“我是伸太郎,如月……伸太郎。”

窗外的微风吹过来,吹散伸太郎的黑色的短发。

现在是黄昏,橙红的光打在他白皙的脸上,透着他不易察觉的悲伤和决绝。

后来我想,要是我能早些发现那一丝悲伤与决绝,事情会有改变吗?

但我却只是伸出手,在残阳的余晖中对他礼貌的笑了笑:“那么,以后请多多关照了,伸太郎同学。”

一如我所不知道的往常一样。

——PartⅠ·完——

——全文未完待续——
(无授权禁转)















今日摸鱼w临摹的勺大大的水miku
线稿w一个半小时的样子
miku本命w想原创没那个能力【……
耳朵真无能QAQ
PS:渣渣一个画术渣勺大别打我(´;д;`)
因为主写手,以后会有作品的
多多关照
见谅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