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思故我在

The Last Party(现实向)

实属不才,写作过中几经崩溃,最后写出一个半成品。这是初稿,完成稿会在之后写完了再发。


L回国以后一直想写一篇关于他们的文章,可每一次决定执笔就会热泪盈眶,无法自已。但不写什么又觉得是一种亏欠,对自己五年的执念与他二人的亏欠。


这是我喜欢与追逐的他们,L&S之间,一定有某种深厚的羁绊,我会等。不焦躁,倘若有一天真的断了,也不气馁。


喜欢这首歌,觉得甚是贴切,采用了这个标题。废话一大堆,希望接纳。


© 夏川アサギ | Powered by LOFTER